::Precious::

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Lilypie Second Birthday tickers

Jun 12, 2017

::最近的心很富足::

最近的时间,都被一堆的课程排得满满的。
虽然很忙碌,可是却过的非常充实、富足。

自从去年尾参加了关于绘本的花婆婆种子班培训后,就陆陆续续接触到一些生命课程。
感恩老师的分享,还有家人的成全。

4月份,我和lek都去报名了我称之为人生重要的课——Life Discovery 生命探索。

有朋友在我上课的那2天找我,我迟迟没回复,搞到对方差点要去报警寻人,哈哈哈。
之后我回复他说我去上课了,他问我上什么课,我一时回答不上来,我说:对我人生很重要的课。
昨天,和他聊起,再次问我到底是上什么课,神神秘秘的,哈哈,不是神秘,是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时间过好快,2个月就这样过去了,我其实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转型突破,不过小日子过得还算精彩,开心充实。
一直以来,我就是非常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,对方的一些小动作我都会自己对号入座,觉得他是不是在讲我。
上课回来后,就又让我碰上了一些人事问题,让我意外的是,我竟然对这些事情没有情绪,要是以前,早就演苦情戏演到几天几夜去了。
这一次,我反而把这些当做是可以让我复习的机会。
在处理的时候,老师写的一张张海报像powerpoint这样,一幕一幕的出现在我脑海。
自己有惊讶这部分的改变,当然也感谢这样的事情发生,就如伙伴JC常常讲的:凡事发生都是好的。

接下来,日子继续这样的过。
又是过了2个月,报名已久的《把爱带回家》父母成长讲座终于到了。
这是我第二次参加,第一次的时候小笼包还在肚子里面,那时候是跟木头人一起出席的。
这一次,决定拉了爸爸妈妈一起出席。
真的非常感谢我的弟弟妹妹,一直不断的游说爸爸,你知道的,要说服老人家出席这种,真的不是简单的任务。
还好,妈妈那方面就非常容易搞定。
也终于,爸爸愿意踏出那一步,大家一起来学习,心里还是无比的感动。

《把爱带回家》的主讲人是冯以量。
我也不确定大家认不认识他。
他是位临终关怀社工兼辅导员。

就在出席他的讲座会之前,从FB看到朋友share了他的post,说安宁教育工作坊在Batu Pahat有一场。
我定睛看了日期,正好还在学校假期,我好想去。
是讲,其实我在去年尾上了花婆婆种子班培训后,就已经报名了靠近我家这里的安宁教育工作坊。
可是之后却被通知说上课日期是两年后,就是2016年报名,要等到2018年才可以上课。
当下我真的傻眼,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

所以可以想象,当我知道马上一个星期后就有机会上这个工作坊,心情是非常激动的。
马上就打电话去确认是否还有位子(以量的工作坊是大家挤破头都要进去的程度),结果竟然是还有!!!
啊!!!马上在电话的一头就想跳舞起来。
之后跟木头人稍微交代了一下,就报名汇款确定名额。

就在准备要去上课的前一个星期,小笼包突然病了,还很严重。
我真的有担心是不是会错过这一场的工作坊。
最后,还是感恩小笼包的努力,让自己好起来,让我可以顺利的出席。

Batu Pahat是我从来都没有到访过的地方,对它的地理位置也完全没有在状况内。
我只是check了google map,知道从我家驾车需要一个小时15分钟。
木头人也对我这个决定多少有些怨言,说那个地方不是highway出来就可以去到的,还需要走那种乡间小路,不是那么好走的马路,等等。
我知道他在担心我,我也尽量让他了解,我为什么那么坚持的原因。
最后,他当然还是放行的。我会一切小心,保证!

就这样,当天早上6点多就起来了,梳洗好后准备出门前,就叮嘱小笼包在奶奶家要乖乖听话,我跟他讲bye bye的时候,还在睡觉的她竟然翻个身跟我讲bye bye。
我完全是用气音(非常非常小声的声量)在跟她讲话,没想到她还是听得到。
我就这样出门了,用了一个小时15分钟的时间,到了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市镇,跟着google map的指示,也顺利找到上课的地点。
原来是间佛堂,还是好美好舒服的佛堂。

抵达后,吃了早餐就准备开始上课。
第一天,有点头痛(每次上课有新的东西进来,就会头痛,所以LD时候我的头是痛到~~~~~~),不过整个过程是舒服的,以量的声音听了就会让人觉得舒服心安。

哦,我忘了告诉大家,安宁教育工作坊到底是说些什么的。
其实就是说“善终。善别。善生”。

善终——帮助家人或者自己把身后事处理/交代好,在病重昏迷意识不清醒的时候,让家人/孩子可以依照你的意愿做出适当的安排。
不要以为事先交代好就是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悲观。
我们只是prepare for the worst, hope for the best。

善别——怎么跟临终家人好好的道别。

善生——家人过世后,怎么处理哀伤的情绪,可以怎么抒发,或者我们可以如何陪伴丧失家人的朋友,帮助他们度过哀伤的阶段,等等。

整个工作坊就是围绕在这三个topic。
很有意思,对吧?

上课的时候,有一个环节是,如果你可以设定自己的寿命,你要活到几岁?
我的设定是70岁。
80岁太老了,60岁太年轻,所以就70岁吧。
70岁可能还不会老到走不动,还可以自理,还不需要麻烦到家人照顾。
是讲,看到自己家人的情况,还是觉得可以不必麻烦到孩子照顾,是最好的。

隔天一早,一样7点出发去上课。
傍晚7点半回到家。

对于这一连串的课程,感想就是:活着,真好。
当然,也要为自己把善终的部分做好。

还有就是,如我之前写的,如果我的寿命是70岁,现在我也已经走完我一半的人生路了。
今年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一年,参加了很多关于生命课题的课程,让我对人生有更深的感悟。
我期待接下来会出现在我生命中的种种,也张开双臂迎接它们。
我相信,发生在我身边的种种事情,都是我的功课,我要完成的作业,也是成就我的因素。

感恩感谢木头人和我家婆,每次在我去上课的时候帮忙照顾孩子。
每次休息时间都whatsapp木头人问孩子们的情况,有没有添麻烦,有没有准时吃药(小笼包还没完全康复),有没有胃口吃饭,等等。
木头人为了不让我分心,总是回答很好都很好,没有事,你专心上课,不用担心家里。

虽然他偶尔会唠叨我一直去上课,家里也不顾,可是最后还是会在顾孩子方面给予100%的支持。
而且他顾孩子,不是给他们玩ipad看电视而已哦。
常常,我在上课的时候,他就会发一堆照片,吃饭的照片、去游乐场踏脚车的照片、在家里玩充气泳池的照片,等等。
真的,真的非常谢谢木头人。

抱歉,照片欠奉。
木头人催我冲凉吃饭啦~~~~~~

Apr 28, 2017

::再见了,妮妮::

4月24日,早上11点,妮妮走了。
两个礼拜前,妮妮倒下后,就再也没有再站起来过。
每天就是躺着。
躺着看世界,是怎样的感觉呢?
带了去看兽医(in case你们不知道妮妮其实是我的黄金猎犬 =P),医生说是脊椎长骨刺,压到神经线,就像瘫痪病人那样。
以他的年龄,医生不建议动手术,因为妮妮算是70多岁的老太太了,所以最后建议用针灸来治疗。
虽然每天还是会时不时的跟她翻身,可是这样躺了一个礼拜,身体的两边开始出现皮肤溃烂的伤口。
我继续带着她复诊、吃药、针灸、翻身、半夜听她哭。
就这样又过了一个礼拜后,在帮她冲凉的时候,发现伤口很深很深很深,就是两个很大很深的洞。
平时最怕看到血腥伤口的我,竟然还可以盯着她的伤口,小心的冲,担心肥皂水流到她的伤口会痛。
那时候的她,只要稍微移动一下她的身体,就会嚎啕大哭,我想一定很痛很痛。
虽然心里非常不舍,最后还是有开始考虑木头人的建议——让妮妮安乐死。
看着她的身体顶着两个那么大那么深的伤口,真的,太痛太痛了。
我不舍得她走,也不舍得她痛,我犹豫不决到底要怎么办。
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,最后找了花婆婆(我的绘本课老师)聊。
老师问我:如果她会说话,你觉得她要跟你讲什么?
我想她大概会讲:我很痛很痛很痛。
可是我其实想让她自己走,可是为什么偏偏不走呢?
老师问:是不是你让她觉得放心不下?让她感觉你的不舍?
也许吧,每一次感觉妮妮就快不行的时候,我就会开始跟她碎碎念着身后事。
可是每一次我都不争气的乱哭,哭到话也讲不好,可能因为这样,妮妮听不清楚我到底要什么。
妮妮最后的时刻,是木头人陪在她的身边的,因为我真的没有勇气看着她离开。
妮妮,是木头人10年前送我的生日礼物,是他把她带来我家,现在也是唯一陪在她身边的人。
谢谢你,自从妮妮来我们家后,让我们面临巨大的考验。
也谢谢你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离不弃,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妮妮。
我想妮妮的到来,有需要完成的任务和功课。
现在任务达成了,她也功德圆满。

有些人对“安乐死”抱着不同的看法。
有的人可能觉得OK,有的人可能觉得太偏激、太极端。
可是我想,最有资格评论我是否是个合格的主人的,只有妮妮。
妮妮,你不再痛了,也可以在天堂上自由自在的奔跑了。
赶快去找你的朋友,跟他们在一起,每天都快乐的玩耍,有空低头看看我们,我们想念你的时候,也会抬头看看天空。
谢谢你这10年的陪伴,还有带来了我现在拥有的全部,包括友情、亲情,如果没有你,我不会拥有目前拥有的。
再见了妮妮!